业务范围
苏州交通事故资深律师法律服务

> 专业代理交通事故人损案件,保险理赔案件,民间借贷案件,货款纠纷案件等。
> 交通事故人损案件包括:事故责任认定、伤残三期鉴定、核算赔偿金额、代理赔偿调解、法院诉讼等。
> 保险理赔案件包括:事故责任认定、物价鉴定、分析保险扣赔拒赔合法性、保险索赔、法院诉讼等。
> 民间借贷和货款纠纷案包括:查询对方信息、财产保全、法院诉讼等。
> 其他民商事案件包括:查询对方信息、调解、谈判、法院诉讼等。

联系我们

联系人:钟敏律师、汪洋律师

联系电话:13182614137

          18625279281

所在地区:江苏-苏州

联系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0号国发大厦南楼

         

          苏州市姑苏区苏站路1599号4号楼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律师为客户争取到25万元赔偿(附判决书全文)
发布日期:2016-10-13 10:48   |   阅读:
 
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园民初字第02654号
    原告李某甲。
    原告李某乙。
    委托代理人,江苏谐达律师事务所汪洋律师,代理上述两原告。
    被告蔡某某。
    被告苏州某某娱乐有限公司,住所地苏州市竹辉路208号。
    法定代表人王某宝。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某某分公司,住所地苏州工业园区某某路158号。
    负责人席于林,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顾寓康,该公司员工。
    原告李某甲、李某乙与被告蔡某某、苏州某某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某某公司”)、中国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以下简称“太保苏州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1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吴牧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9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2016年2月17日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继续审理,并于2016年3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两原告委托代理人汪洋,被告蔡某某、被告太保苏州公司委托代理人顾寓康均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苏州某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某甲、李某乙诉称:2015年3月26日14时25分许,被告蔡某某驾驶车牌为苏E×××××的小型普通客车行驶至苏州工业园区东环路北环路交叉口处右转弯时,与李传松(即原告李某甲、李某乙之父)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相撞,致使李传松跌地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苏州公安局园区分局交警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调查认为,因事发后李传松一方昏迷直至死亡,且相关证据均无法证实事发前当事人李传松一方行经上述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路口处时是否违反了交通信号灯指示,故无法查证该起事故的全部事实。经查,事故车辆登记车主为被告苏州某某公司发生事故时在被告太保苏州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险。原告为维护自身权益诉讼至法院,为此,特起诉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蔡某某、苏州某某公司连带赔偿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医疗费40020.0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0元,营养费150元,护理费300元,丧葬费25639.5元,死亡补偿费171730元,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2000元,交通费1000元,精神损害5万元,车损2000元,共计252989.57元,扣除被告蔡某某垫付的3万元及太保苏州公司垫付的1万元,主张由太保苏州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122000元,在商业险范围内赔偿130989.57元;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审理中,原告变更部分诉请,其中住院伙食补助费变更为750元,护理费变更为600元,营养费变更为250元,其余诉请不变。总金额相应变更为253989.57元(总金额增加1000元)。
    被告蔡某某辩称:对交通事故的发生情况没有异议,在事故中共计垫付32357.55元,包括抢救费2357.55元,丧葬费3万元。
被告太保苏州公司辩称:我司承保的车辆苏E×××××是事故车辆,我司承保的交强险和保额为30万元的商业险,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本案原因性质无法查明,交警部门未确定事故责任,我司主张对原告诉请金额酌情核减,事故发生后,我司已垫付医药费10000元,该笔款项需在我司承担的赔款中扣除,对医药费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应当扣除相应的非医保用药。如果原告在事故发生后,还接受到其他义务人的赔偿,则相应款项也应予扣除。
    被告苏州某某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提交的书面答辩意见是,事故车辆系出借给被告蔡某某使用,善意且无经济利益。应当由驾驶员和保险公司承担相应责任。且事故责任无法认定,死者也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5年3月26日14时25分许,事故甲方(被告蔡某某)驾驶行驶证登记车主为被告苏州某某公司的车牌为苏E×××××的小型普通客车,在苏州工业园区东环路北环路交叉路口处,与事故乙方李传松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受损及李传松跌地受伤,后经送苏州市立医院(东区)抢救无效于同年3月31日死亡。死者于2015年4月4日火化。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2015年4月7日出具《法医学尸检检验意见书》(苏大司鉴中心(2015)尸检字第105号),认定死者李传松因严重颅脑损伤致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
苏州市公安局工业园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2015年4月16日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编号:苏公园交证字(2015)第320594201506364号),调查认为因事发后李传松一方昏迷直至死亡,且相关证据均无法证实事发前当事人李传松一方行经上述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路口处时是否违反了交通信号灯指示,且又再无其它相关证据,使公安交警部门无法查证该起事故的全部事实。
另查明,苏E×××××小型普通客车为登记所有人被告苏州某某公司名下非营运车辆。该车辆在被告太保苏州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交强险和商业险的期限从2015年3月14日至2016年3月13日,商业险限额为30万元。
原告提交的户籍材料证实,两原告分别系死者李传松之儿子、女儿。死者之妻已于2012年2月死亡。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单、住院收费票据、费用清单、车辆保险单、车辆驾驶证、行驶证、死者身份证复印件、尸表检验意见书、火化证明、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等证据以及本院庭审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针对原告主张的以下赔偿项目,本院认定如下:
    一、医药费。原告主张死者抢救期间医药费为40020.07元,提供了相关医药费发票,各被告均对数额未有异议,本院对原告该项损失的主张予以支持。被告太保苏州公司认为,医疗费应扣除非医保费用,主张按照15%的比例进行扣减,但未举证说明替代性用药的种类和金额,本院对此抗辩不予支持。双方均确认医疗费票据总额为40020.07元,其中被告蔡某某垫付的2357.55元抢救费,原告对此无异议,被告太保苏州公司对其中2252.55元没有异议,对其中2015年3月26日开具的编号为000038971的医疗门诊收费票据(金额105元)提出异议,认为没有盖章及发票佐证,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医药费已经开具了相应正式发票,原告方对被告蔡某某垫付的费用没有异议,被告太保苏州公司的利益,应当一并在赔偿中予以结算。
    二、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原告主张营养费250元不超过相关标准,本院予以支持;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750元的计算方式超过相关标准,应当按50元/天计算为宜,住院5天共计250元。本院对该两项赔偿共计500元予以支持。
    三、护理费。原告主张600元。死者事发后虽在ICU病房抢救,但亦存在家属陪护的情况,该费用实际发生,本院予以支持。
    四、丧葬费。原告主张的该项损失为25639.5元,被告太保苏州公司对此无异议,且该金额未超过相关标准,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五、死亡赔偿金。原告提交了死者身份证复印件等证据,主张认定死亡赔偿金数额为江苏省2014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4346元/年)按5年计算,计171730元。被告太保苏州公司对此无异议。因死者死亡时候已经年满75周岁,原告主张的数额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六、亲属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原告未能提交相应票据,请求法院按照3人7天酌情支持2000元。本院认为原告主张的数额不超过合理范围,本院对该项诉请可予以支持。
    七、交通费。原告主张1000元。但原告未能提交相应票据,被告太保苏州公司认可300元,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照准。
    八、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5万元。本院认为,自然人因侵权行为致死,死者的父母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于法有据,本案中亦无证据证明原告在事故中存在重大过错,故原告该项诉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九、财产损失。原告主张事故中死者所骑电动自行车损失为2000元,未提交购买凭证及付款证明,车辆也无定损维修的相关证据。本院认为交警在事故认定书中认定“两车不同程度受损”,原告车辆实际损坏有事实依据,原告现虽未提供证据证明维修费用,本院酌情支持1000元。
    另,被告蔡某某在诉讼中提出其支付了拖车费、停车费共计570元,交通费(出租车)47元,并提交了相应证据要求一并理赔。被告太保苏州公司不予认可,认为拖车费无事实依据,停车费、交通费不属于保险赔付范围。本院认为被告蔡某某提交的事故处理中支出的拖车费、停车费及交通费系被告蔡某某处理事故车辆支出的费用,不属于本案原告要求理赔的范围,本院不予支持。
以上各项费用合计291789.57元,其中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费用、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在交强险死亡赔偿限额11万元内予以理赔;医疗费用40020.07元在交强险赔偿限额1万元内先行理赔,其余在商业险限额内予以理赔。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依法受法律保护,侵权人造成他人人身伤亡的,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蔡某某驾驶行驶证登记车主为被告苏州某某公司的车辆与受害人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致使受害人受伤后经抢救无效身亡,交警部门未能查证交通事故的全部事实,本案中机动车一方也未就事故发生中非机动车一方存在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提交证据,本院依法认定机动车一方对事故受害人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被告苏州某某公司出借车辆交由被告蔡某某使用,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被告苏州某某公司对此存在过错,故本案由车辆驾驶员承担赔偿责任。事故车辆苏E×××××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太保苏州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故应由该公司在交强险和三者险限额内合计赔偿两原告291789.57元,该公司先行垫付1万元,应予扣除。被告蔡某某已经在事故中垫付抢救费2357.55元,预付赔偿费3万元,共计垫付32357.55元,属于被告蔡振清要求返还的垫付款项,又由于该被告应当承担本案诉讼费1664元,相应折抵后差额为30693.55元,为免当事人诉累,该款项由被告太保苏州公司从应付原告理赔款中直接返还被告蔡某某。
    被告苏州某某娱乐有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又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及证据,视为放弃相应抗辩权利,依法应当自行承担相应的诉讼后果。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支付原告李某甲、李某乙保险理赔款251096.02元。
    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返还被告蔡某某交通事故垫付款30693.55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664元,由被告蔡某某负担。该款原告已预交,本院不再退还,被告负担部分已经于上述判决中一并结算,被告无需再行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缴纳办法》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苏福路支行,帐号:10×××76。
                                                         审 判 长  吴 牧
                                                        人民陪审员  顾宗强
                                                        人民陪审员  叶五男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郭孝玲
[ 返回 ]